農村集體經濟空殼化:村干部比排場成糊涂債

核心提示: 當前,一些西部農村集體經濟“空殼化”已成常態,影響到村級公益事業開展和公共服務供給。而我國尚未建立覆蓋城鄉的公共財政體制,農村大量民生需求仍需依靠本就薄弱的村社集體經濟。“沒錢難辦事”的尷尬,使不少村社短期內難以改變發展落后的面貌。

農村集體經濟空殼化:有村干部出門比排場形成糊涂債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沒錢難辦事,服務跟不上 

——農村集體經濟“空殼化”觀察(之一) 

當前,一些西部農村集體經濟“空殼化”已成常態,影響到村級公益事業開展和公共服務供給。而我國尚未建立覆蓋城鄉的公共財政體制,農村大量民生需求仍需依靠本就薄弱的村社集體經濟。“沒錢難辦事”的尷尬,使不少村社短期內難以改變發展落后的面貌。

基礎設施難發展,公共服務難提供 

半月談記者走訪發現,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無經營收益或收益較低的村社占了多數,這些“空殼村”,僅靠少量的財政轉移支付,連基層組織運轉都較困難,發展農村公益事業、為農民提供服務更無從談起。

集體經濟組織“空殼化”,集中體現在農村公益性基礎設施發展難、公共服務提供難上。最近,半月談記者來到重慶涪陵區大溪村,村里幾乎家家人去樓空。在簡陋的村公共服務中心,村委會主任周德武坦言,在類似大溪這樣的貧困村、空心村,要發展公共基礎設施,真是難上加難。

“村集體收入只有兩塊:一家茶廠流轉了80畝集體土地,每年租金2000元;水庫每年有1500元承包費。一年3000多塊錢,能干成什么事?”周德武說,為了改善村容村貌,村里向政府爭取項目,搞起了農民集中居住點,但是其中綠化、公廁、娛樂設施等配套需要80多萬元,政府項目資金有近40萬元補貼,缺口不小。

“除了政府投錢,搞農民新村這樣的公共設施,自己還能從哪籌錢呢?”周德武說,由于資金缺口大,很多配套設施不健全,住進去的農民生活還不方便,大伙兒也不滿意。

為推動農村公益事業、基礎設施建設,政府這些年不斷加大對水利、道路、產業發展的投入,但財政投入只解決項目建設,后續管護、持續運營還需要靠村社自籌資金,而農村集體經濟的“空殼”狀態,導致村社沒錢投、投不起,農村惠農項目往往“無人管、沒錢管、長效作用難發揮”。

  重慶豐都縣飛仙洞村為解決群眾“吃水難”,縣水利部門專門安裝了10多公里入戶水管,但由于村里沒有日常管護經費,短短幾年,有的取水點就滲漏,被迫廢棄,有的管網出現了堵塞,農民家里也就斷了水。村黨支部書記彭瑞華說,現在惠農項目很多,但村里出不起管護資金,項目“落地”,惠農也不長久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王霖
法律聲明 | 保密承諾 | 個人注冊 | 聯系方式 | 常見問題 | 您對 網站 有任何建議或意見請 聯系我們

未經同意,不得轉載本網站之所有信息 遼寧農業信息網版權所有? 1997-2013

遼ICP備120259925號 電信業務審批[2001]字第233號函 遼公網安備110105000322

国产激情一区二区三区